当前位置: 4858美高梅 > 材料科技 > 正文

论领导的艺术

时间:2019-10-07 05:36来源:材料科技
11月10日,娄底市娄星区区委书记彭健初等领导一行莅临鑫奇集团进行了考察。董事长付冬文、各部门负责人等公司领导热情接待。 这两天的天气跟领导的脸色一样变化莫测,前两天的

11月10日,娄底市娄星区区委书记彭健初等领导一行莅临鑫奇集团进行了考察。董事长付冬文、各部门负责人等公司领导热情接待。

这两天的天气跟领导的脸色一样变化莫测,前两天的晚上我还在感叹第一场春雨的悄然降至,今天风又合着雪,就像同事所说的隆隆的滚滚而来。这不禁让我想到这天气可不就像一些我所见过的领导的脸色嘛,高深莫测,让人捉摸不透。说来也怪,领导就必须高深莫测一点的好,让手底下的人总想着去猜。对于领导看中眼的手下,总能猜透领导的意思,所以晋升快;而那些领导看不上的,就算急得抓耳捞腮,总也猜不透领导的脸色,到了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无法知道。所以无论是领导看中眼的抑或是看不上的,却都在说这位领导好啊,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图片 1

图片 2

当然,领导不止一个,有大领导、二领导至小领导之分,但一般掌权的只有大领导和二领导,这个时候领导间的配合就显得至关重要,配合好一切风调雨顺,配合不好的各有各的不好。就例如那些争权夺势的,就会搞得鸡飞狗跳,所有人都无心工作;又例如二领导不懂大领导的意思,那也不行。大领导说东偏往西跑,大领导说一偏要比划个二,这样的二领导气的大领导火冒八丈,但又没办法,毕竟想当至二领导的地位,背后也有点势力,所以一切的事物全是大领导一手操办。大领导感觉累,二领导没有权,整个环境搞得严肃敏感,手下人也无心工作;再比如大领导能干,二领导敷衍又没本事,就会像二领导不懂大领导的脸色,大领导累,二领导没权。但话又说回来,读不懂大领导脸色的二领导估计本事也不大,但背后权势却会惊人的可怕,所以大领导只能闭一只眼开一只眼罢了。但如果二领导能干,大领导却是个心眼小容不得人的人的话,那也搞不好,公司或者团体迟早解散。所以好领导必须学好配合,但这不能言传,只能意会,只能从当小领导的时候一步一步学起,如若最后能走上领导位子的,这点学的一般都不差。

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要来了,需要给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准备一份汇报材料。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谈了下大概要写什么,领导的领导把话传给领导,领导转达给我。我把任务分解给自己所领导的几个苦力,做了大量的说服工作和催办,终于汇集了资料,写了一份初稿。

配合的好的领导也各有各的好,但大致差不离多少。就像我们学校的大二领导,大领导能干严肃,二领导也能干但和蔼;正所谓打一棒子再给个枣吃,所以我们这些地下人被控制的也心安理得,偶尔的一些抱怨,也被领导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功夫消散的一干二净。二领导私下时和蔼的就不像个领导,但若大领导和二领导同时在场时,例如开会,二领导却必须担任起坏人角色,毕竟不能让大领导充当,这个时候才会发现原来二领导竟有如此严肃的一面。因此,领导的脸色的变化莫测就这样培养起来了。哎,有的人说了,照你这么说,大领导岂不是一直都很严肃,虽说严肃了点吧,但毕竟不变的脸色总比变化的脸色好猜许多吧。嗨,这就是你的短见了不是,大领导可不也从二领导的位置上来的嘛。

领导提了意见,再一轮折腾。折磨自己,折磨别人。

修改完,领导的领导又提出新的意见,驳倒了领导的一些意见,还是折腾与互相折磨。

修改完,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又认为方向不够对劲,整体要再偏重某方面一点,于是继续折腾,在修改中互相伤害。

改完以后终于邮件发送给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他没太多时间看,寥寥讲了些想法,主要意思是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有透露过,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最近热衷于某个新的主题,一定要加进去。于是原有框架结构的一半被推倒重来。

难点在于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讲的话太抽象了,具体怎么写,下面的各级领导都要有所揣摩,再给出一系列(有时互相矛盾)的指令,让下面的人疲于奔命。

更要命的是,这些领导们白天都很忙,找不到人,要下班了才能开始跟你谈谈要怎么改的问题,时间关系只能晚上/周末加班赶工。又或者,层级太高以至于无法直接对话核实需求,只能靠做出一版版的成品版本来验证需求,每一版又都需要被各层级的时空扭曲所耗费。

每个人的电量都是有限的,殚精竭虑几个小时后,精神和身体一起被掏空。

来来回回改了几十稿后,忽然就没什么动静了,谁也没提这个事情了。领导没提,经办也不会主动提。原因基本都是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的领导太忙,时间表有所修改,具体以后什么时候会来,还说不清楚。

这时候,领导们突然想起正常的工作了,说你上个月都干什么了?怎么没有新的业务突破?以前交代的事情怎么没进展?

过几年回头看下,不管加班与不加班、写材料与不写材料、甚至做事与不做事,对主线业务都没太大影响。经营收入如此稳固,该有多少就有多少,就立在那里,不喜不悲、不增不减。只做必要事情的话,一周上一天班足够了。

这就是大公司病,是难以醒来的鬼压床、是危险的沼泽地、是精力与精力的黑洞、是死循环的漩涡。一旦深陷其中,认真做事的人会因为辛苦而获得赞赏并成为劳模甚至小小的提拔,代价是失去青春、灵感、能沉淀智慧的失败、真正提升业务能力以及成就事业的机会。

他没有十年工作经验,他只是把一年工作经验用了十年。

编辑:材料科技 本文来源:论领导的艺术

关键词: 4858美高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