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4858美高梅 > 航天科技 > 正文

国家出手整治 只有医疗机构才能开互联网医疗

时间:2019-09-12 16:52来源:航天科技
互联网医疗的热度,或进入快速“冷冻期”。 医药网8月16日讯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要求由

互联网医疗的热度,或进入快速“冷冻期”。

医药网8月16日讯 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全国深化“放管服”改革转变政府职能电视电话会议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的通知》,要求由国家卫生健康委负责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等规范“互联网 医疗健康”的政策文件在2018年底前出台。 《通知》还要求,国家卫生健康委进一步完善省、市、县、乡、村五级远程医疗服务网络,2020年底前推动远程医疗服务覆盖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 2017年的5月份,市场上曾流传出一份由原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下称“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意见的函》。而国务院14日出台的这份《通知》意味着,沉寂了一年多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将加快出台。 目前距离全年结束还有4个半月时间,但外界至今还未看到面向全社会的公开征求意见稿。最终的文件内容与之前市场流传的版本是否相同值得关注。 此前的《办法》曾强调,凡《办法》发布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诊疗的相关业务公司,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办法》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这一条在当时曾引发业内讨论。很多法律界人士看来,健康行业应该在其“野蛮生长”之前就有法律约束,因为该行业直接关系到生命。 当时,互联网 健康模式已在市场备受追捧。根据公开数据,从2011年~2016年,有533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总计获得了33.21亿美元的投资,平均每家企业的融资额约为623万美元。 所以,当一些投资人士看到《办法》所征求意见的内容时,感觉几乎不能接受。一位投资了多个互联网医疗项目投资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这个文件太严厉,中国的互联网医疗还处于早期阶段,非常脆弱,应该让它‘野蛮式’生长”。 但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则强调,“将出台的这个《办法》是国家卫生行政监管部门及时出手监管的一个措施。目前中国对互联网医疗的监管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法律和法规,基本上可以说是监管为零。而医疗又事关生命健康,若等到出现‘血的教训’时再来监管就晚了。” 去年《办法》还有几条征求意见的内容受到市场关注。一个是第二条:“互联网诊疗就是利用互联网网技术,为患者和公众提供疾病诊断、治疗方案、处方等服务的行为。” 以及第四条:“允许开展的互联网诊疗活动仅限于医疗机构间的远程医疗服务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提供的慢性病签约服务。不得开展其他形式的互联网诊疗活动”。还有附则的第三十七条,“本规定发布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尽管此前互联网医疗的概念火热,但是关于什么是互联网医疗,基本上是‘见仁见智’。现有的法律法规并没有一个权威明确的概念。尤其在面对互联网医疗纠纷时,法律主体责任界定不清的问题凸显。目前‘轻问诊’、‘在线咨询’等类型的服务基本不符合规定要求。从市场的角度来说,互联网医疗因为没有正式的管理规范,一路的成长历程都是毁誉参半,互联网医院质量管控一直没有一个定论,亟待规范”,有医疗界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 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医疗领域专家廖新波在对第一财经陈述互联网医疗时称,“要规范的不仅仅是网络医疗行为,所有与医疗有关的网络产品均需得到规范。现在不规范,将来麻烦事就多。如果出现这么久才规范,造成的负面影响与损失是巨大的。” 据媒体报道,7月31日,在“广东互联网 医疗健康”峰会上,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医疗资源处主任王斐曾对“互联网 医疗健康”未来发展做政策解读。据王斐介绍,目前,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正在制定《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三个配套文件。待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和互联网医院相关标准发布之后,所有目前现有的互联网医院将被要求按照新出台的标准重新申请设置;现有实体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只需要做医疗机构服务方式变更注册。 早在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 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意见》对当前的互联网医疗服务做了分类,一类涉及到了诊断和治疗,这是医疗核心业务,其标志性内容是开具处方;另一类则是利用互联网工具,对患者、医务人员进行辅助和支持的服务,包括预约挂号、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远程监测等非核心医疗服务。 据王斐在峰会上介绍,对于核心互联网医疗业务,针对提供服务的人员和机构不同分为三类:一类是医疗机构与医疗机构之间的互联网医疗,国家卫健委制定了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远程医疗服务是本机构注册的护士、医师等医务人员提供的服务。对于新业态的部分又做了区分。医疗机构使用本机构人员开展的互联网诊疗服务,国家卫生健康委将按照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对其设置相应的准入和监管要求。实体医疗机构即现有医疗机构如果开展互联网诊疗服务,只需要做医疗机构服务方式的变更注册。 而对互联网医院这种全新业态,王斐称,国家卫健委将制定互联网医院的基本标准。按照国家行业的法律法规要求,所有的医疗机构设置首先都要有标准。

给互联网医院“瘦身”要适度“开药”

日前,坊间流传的一份由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中,其中一条就是:凡《办法》发布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疗的相关业务公司,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办法》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日前,一份国家卫计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征求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和关于推进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的意见意见的函》在网上热传。这让互联网医疗界及投资该领域的资本方“哀鸿遍野”,因为该《意见》要求:“本办法发布前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

这份没有公布的文件几乎在互联网医疗行业引起轩然大波。据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透露,上述《办法》属实,“这个《办法》目前正在内部征求意见,将来也会面向社会征求意见。”

虽然传言称这份本设定为“不公开”的《意见》是被好事者捅到了网上,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国家要对“虚胖”已久的互联网医院“抽脂”是板上钉钉了,正式发布的《意见》要想出现180度大转弯基本上不可能。

“这是国家卫生行政监管部门及时出手监管的一个措施。”中国医师协会法律事务部主任邓利强对第一财经表示,“目前中国对于互联网医疗的监管,还没有出台相关的法律和法规,基本上可以说是监管为零。而医疗又事关生命健康,等到出现血的教训时再来监管,就晚了。”

近两年来,互联网医院数量的增长几乎呈爆发态势,数据显示,仅2016年全国就新冒出了31家互联网医院。这些互联网医院大多采取“轻问诊”的方式运营,模式也都很相似——邀请医生入驻平台,然后针对用户提出的问题给予解答,并收取诊疗费用。

互联网医疗的涌现与风险

需要承认的是,互联网医院的医疗技术应该有所规范,没有实体依托的纯线上互联网医院,很容易导致法律监管上的空缺。相关主管部门或许正是出于规范医疗行为、保障百姓健康的考虑,才出台上述《意见》。

“看病首先是医生问诊,其次是物理的体格检查,再借助设备进行相应的辅助检查,最后做出诊断,这是出于对生命的负责。而互联网的出现,虽然在科技普及方面起到了很大作用,但它不能代替问诊检查,更无法做出初步诊断。”邓利强表示。

各类医疗机构若想从事医疗服务,都必须要经过严格的审核,比如对从业者资质、医疗设备、环境设施等都有着严格要求。而互联网医院在网络处方、电子医嘱、可穿戴检测设备都无法可依的情况下,就利用注册医生的碎片时间来问诊开药,的确有些无法保证患者的生命健康安全。

即便如此,互联网携带着医疗行为闯入,涌现出了多种互联网医疗模式。随着“互联网 ”大潮在中国的推进,互联网医疗的步伐并没有慢于其他行业。

此番出炉的《意见》强调,互联网诊疗活动应该由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医疗机构提供,未经国务院卫生计生行政部门颁布相应医疗机构类别和医疗机构基本标准,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不得擅自设置审批虚拟医疗机构。

根据公开数据,从2011年~2016年,有533家互联网医疗企业总计获得了33.21亿美元的投资,平均每家企业的融资额约为623万美元。

这也意味着仅有虚拟线上诊疗业务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将没有运作的余地,而对于前期进行了大量资金投入的平台运营者和社会投资公司来说,也很可能会血本无归。这同时也意味着,以后的互联网医院主体将是医院,互联网只是一种工具而已。

同时包括许多地方政府也期待着互联网能够解决看病难的问题。2016年的4月6日,银川市政府与好大夫在线正式签约,合作共建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这一合作模式,银川市政府给予了很大的期待。

若真是如此,那“创新”或许就成为了一种摆设,因为此前涌出的互联网医院正是“互联网 ”时代下医疗模式的变革与创新,在这种创新下,老百姓才会享受到使用自己的手机、花一点点成本,就可以解决诊前、诊后的许多问题。“如果说最后的定稿如意见稿所述,我们会有一些失望。”医生社区丁香园副总裁初洋表示。

在互联网医疗遍地开花的同时,一位业内人士点出了存在的风险,“这些经过远程医疗所带来的医疗风险该找谁,是找互联网科技公司还是医疗机构?我们的医疗是属地化管理,地方监管者是无法监管远程的外地医疗人员的。”

对互联网医疗公司进行规范无可厚非。但对于那些传统医疗出身、常年潜心医疗行业的互联网医院,是否该开一扇窗呢?

另外,一些地方还在药店设置了健康小屋,医生通过网上开处方,然后直接从药店快递药品出去。无论中国还是其他国家,对于处方的监管都有严格要求,没有见到人是不能开处方的。这些都没有相应的监管措施。此外,还涉及到信息安全问题,很多互联网医疗机构把患者的信息都公布在网上,这些都具有很大风险。

在笔者看来,对这种看准行业痛点、直面患者的医疗模式,或许应该给予更多的扶持。

随着互联网医疗的急剧升温,加强核心业务活动的管理,确保医疗质量和安全,是当前必须要解决的问题,但目前尚没有相关互联网医疗的文件出台。

《中国科学报》 (2017-05-18 第5版 技术经济周刊)

而对于目前互联网医疗的各种模式,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教授程龙认为,“当前互联网医疗领域各种名词和概念层出不穷,定义不清,服务业态之间存在概念模糊等情况,容易使老百姓产生认知偏差。希望国家权威机构能明确互联网医疗尤其是互联网医院的定义。”

此外,程龙介绍,国际上很少有互联网医疗的称谓。从国际上的远程医疗规范来看,也不是所有患者或单一所有情形都适合互联网医疗模式。

规范互联网医疗

《办法》要求,在其发布前的设置审批的互联网医院、云医院、网络医院等,设置审批的县级以上地方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应当在本《办法》发布后15日内予以撤销,并按照本《办法》规定重新对其互联网诊疗活动实施管理。

“对于已经存在的互联网医疗公司,如果不符合这个条件,是必须要重新注册的。”程龙表示。

这一相当于重新洗牌的措施,可以看出未来《办法》的出台,关键就是为了保障医疗质量安全,国家卫计委的重磅出击,或许能让火热的互联网医疗冷一冷。

程龙认为,当前互联网医疗的主办主体不一,包括互联网科技公司、医疗机构、地方政府或互联网公司 医疗机构、金融机构、保险机构等。医疗服务的责任主体和风险分担机制不明,一旦出现医疗纠纷缺乏法规参考依据,因此为加强互联网医疗的质量和安全监控,需要对不同互联网医疗的主体法律定位、责权利进行限定。

“互联网医疗的势头太重,等到失控现象出现后再管就晚了。这个行业需要规范一下,才能健康发展。”一位医疗领域研究人员表示。

“不过,这个办法收得是有点紧,对互联网医疗的限制死了一点,但从医疗安全角度来看,这个规范是避免互联网医疗行业出现违规行为。因为如此大规模资金的进入,势必会带来恶性竞争,为了避免民营医院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这个规范在当下非常必要。”上述研究人员表示。

同时,上述研究人员也表示,不能够为了监管而遏制创新,“互联网 医疗”的本质和重点在于“连接”,将全国各地的各级医生、患者、检查、病房、药房、护理、康复等一切医疗资源通过更加高效的方式进行再分配。“互联网 ”医疗的社会化探索,不仅盘活了闲置的医疗资源,也调动了各方参与医改的动力,一定程度上解决了患者的看病问题。

不过从《办法》内容来看,其并没有完全限制互联网医疗发展,而是更明确地规定了它的业务范围。

编辑:航天科技 本文来源:国家出手整治 只有医疗机构才能开互联网医疗

关键词: 4858美高梅